叻報復刊的《荒島》

張麗萍

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博士生

 

(一)      小引:

 

         楊松年教授與周維介在《新加坡早期華文報章文藝副刊研究,1927-1930》一書中,詳盡地介紹了1927年至1930年出現的文藝副刊。在探討《荒島》這份文藝副刊時,他們只針對《新國民日報》的《荒島》進行研究分析,而不包括《叻報》複版的《荒島》。 1

         本文以叻報復版的《荒島》爲範圍,探討其與新國民日報《荒島》是否不同,希望借此多瞭解早期的華文報章文藝副刊的情況。

      《叻報》是馬星一帶,由本地人薛有禮於1881年創辦的報紙。《叻報》的第一份文藝副刊《叻報附張》於1907117日創刊;第二份文藝副刊《文藝欄》於1922417日創刊;第三份文藝副刊《叻報俱樂部》於192364日創刊;第四份文藝副刊《椰林》於19281220日創刊。《荒島》是第五份副刊,《新國民日報荒島》停刊後,於192924日在《叻報》復刊,至同年92日停刊,共出版15起。之後,《叻報》出版的文藝副刊有19291130日創刊的《流産》、以及1930117日發刊的《奠基》。

 

        

(二)      復刊的宗旨、主編、主要撰稿人:

 

        爲什麽要復刊?負責人沒有清楚說明。不過,我們可以從黃振彜(署名“子某”)在複版《荒島》的刊首詞中加以窺探:

                 暴風掀起浪濤的澎湃,倒像被鎮壓在厄特那山的巨人作怪;可惜我

          們不是居住奧林帕斯山的神族,只任他們無理的騷擾和淩辱。我們

          是哺乳類進化的凡人,唯有背負著歷史的任務,前進,前進,前

          進。 2

    我們隱約感覺到過去的《荒島》似乎是因爲受到“鎮壓”而停刊的,但是負責人具有強烈的使命感,不願意任人“無理的騷擾和淩辱”而“背負著歷史的任務”繼續“前進”。

     據說《叻報》比《新國民日報》保守, 3 如果在《新國民日報》會遭遇困難,《叻報》的情況不是會更糟嗎?不過,在復刊第一次與讀者見面時,黃振彜(署名依伊)在散文《荒島歸來辭》中滿懷信心地說:

        荒島》搬家幾天後就到他處去了。記得搬家後“言論得自由,

          濟少擔負。……現在只是向著這兩條路跑 4

    看起來,主編是嫌以前在《新國民日報》版刊時,言論不夠自由而“搬家”的。

    我們也從《荒島歸來辭》這篇散文中得知,《荒島》是“沒有收津貼”的。 5 難怪主編會說,要朝“經濟少擔負”方向跑了。

        由於複版的《荒島》沒有再談及辦刊宗旨,因此應該是秉承《新國民日報·荒島》的辦報宗旨:刊登純文藝作品、鼓勵白話、提倡南洋色彩以及反映社會。 6

        複版《荒島》的班底不改,主編是黃振彜,主要發起人暨撰稿人有張金燕及鄧麗誠(即“L.S女士”)。(另一位發起人暨撰稿人法雨在《新國民日報·荒島》時期——第23期開始,已經因爲返回中國而不再爲《荒島》撰稿。) 7

        

(三)      編排形式:

 

              複版《荒島》不像《新國民日報·荒島》前面20期那麽定期出  版,而是介於7 16天出版一次;最後3期(第54
        期、第
55期、 56期)則相隔28天。

              複版《荒島》的編排方式延續第24期以後的方式——全段直 放直排,但是版位從每期的2大版,回復到原來的1
        版(第
1—23 期也只有1版)。

              格式上,複版《荒島》除了第45期外,都是打直排版,橫分8 欄,約56行,每行14個字,每期容納約六千字左
        右。橫分
8欄的 做法,與叻報其他新聞版面相同。            

              有的時候,亦做靈活處理,把其中一些作品篇章堛漕熗瑽爲 一欄。第 455154期則只橫分6 欄,約56行,
        每行
19個字,每期同樣容納約六千字左右。        

              53 期,右邊分8  欄,左邊上方以6 欄尺寸劃分,下方又以 8欄尺寸劃分;看起來有些零亂。

              45期,根據叻報編輯在版尾向《荒島》主編道歉啓事中所 說,“排印不及” ,只刊半版,例外地打橫排版。
         8
(另外半版 刊登了叻報編輯的道歉啓事及一些作品:“嚴”的《偉人到奉化 區》、“默”的《子求婚》、“愛克
        斯光”的《棄官就買》、“
J.S. 女士”的《感時》、“李朝舅”的《約會》。雖然這些作品與《荒 島》作品風格相
        似,連筆名如:“
J.S.女士”、題名如《感時》、 題材如《感時》寫母親,也都很相近,但是這些作品並沒有被列 
        入
該期《荒島》目錄內,因此我猜想是因爲其他《荒島》稿件收得太 晚,又急於填補版位,編輯只好找些相熟文
        人,寫些風格相近的作
品,以保持風格的統一。或許是因爲後來《叻報》收到更多的《荒 島》稿件,便於19293
        月
2日出版第2次的第45期,作爲彌 補。因此,第45期的《荒島》共分兩天刊登,有一版半的版 面。)
             

              15期的複版《荒島》,都只使用同一個,有別于《新國民日報荒島》的,像是燈塔圖的版頭插圖。另外,只有   
        第
1次的第45 旁邊刊有椰樹插圖,(如前面所說的,可能是當時收到的稿件不 夠,需要填補版面,於是除了找他
        人寫稿,也添加插圖。)其他期
數的《叻報荒島》並沒有版頭以外的插圖。 9

              可能一些字或詞,尤其是象聲詞,在當時尚未普遍,報館缺乏這些字或詞的鉛字,只好使用括弧說明的方法取
        代。例如:“喲”
這個字,以“約口旁)”來表現; 10 “偌”這個字,以“若(人 旁)”來表現; 11 “砰、砰、
        砰”,以“平、平、平
(三字石旁)” 來表現。 12

             排版上,除了不夠活潑外,也不夠靈活。例如第47期,我們看到小說《範蠡(一)》的題目、作者名字及一行文
        字後,其他文
字都排在另外一欄堙C 13 另外一個作品的情況更糟,看到雜文題目《又是瞎三話四的閒談》及作者名
        字後,本文排在另外一欄從頭開
始。 14 其實,剩下的最後一行可以留空或加些花邊什麽的,而不應 該讓題目和本文
        相隔
50多行,導致行文無法一氣呵成。

  

(四)       作者:

 

        15期的複版《荒島》共收錄了58個作品。(不包括啓事、續篇、代郵、末話)這些作品同《新國民日報荒島》一樣,以發起人作品爲主,很少發表外界稿件。

        作者計有:黃振彜(用的筆名有“依伊”、 “依衣”、“依”、“伊伊”、)、張金燕(用的筆名有“撕獅”、“子某”、“燕”、“撕”、“精靈”)、鄧麗誠(筆名是“L.S.女士”)、邊齊、導豁、導齊(這3個筆名可能屬於同一個人)、武、錯、璣、世貴、恕懷、致藥、金洪、耐之、式嚴(可能是黃振彜,因爲他有個筆名叫“嚴”)、南飛,約有16人。

              比較以後,我發現除了黃振彜、張金燕、鄧麗誠三位“中堅分子”外,只有“導齊”、“武”、“南飛”3個名
        字是在《新國民
日報荒島》出現過的,其他都屬於新名字。

              張金燕不再使用“CC”、“斯師”、“V”、“系言”等筆 名。“ 鄧麗誠就只用“L.S.女士”這個筆名,不再
        使用“
DAM 、“T.T女士”、“春”等筆名。

              鄧麗誠依舊在復刊中發表散文與詩歌,但是不再寫小說。

              另外,我也發現黃振彜、張金燕兩位主將在復刊中也開始嘗試創作自己專長以外的體裁:黃振彜的專長是寫散
        文雜文,復刊後也
寫小說,張金燕的專長是小說,其次是詩歌,復刊後也寫散文。              

 

(五)      作品類型:

 

              按照廣義的分類方法,散文是指除詩歌、戲劇、小說外的文學作品,包括雜文、隨筆、特寫、小品等。其中,雜文是一種帶有文 藝色彩的政論,以潑辣、鋒利、短小、活潑爲特點,能直接而迅速 地反映生活,具有強烈的戰鬥性,被稱爲“匕首”和“投槍”。 15 鑒於雜文的重要性,副刊編輯習慣把雜文另外提出來,因此有了“雜文”、“散文”並提的說法。 16 根據這樣的分類方法,《叻報 荒島》作品有:小說5篇,童話小說1篇,散文16篇,詩22首, 雜文4篇、論文4篇、翻譯論文5篇。

              個人認爲其中4篇,偏向於“情緒”的抒發,而不是議 論,因此把這4篇歸爲雜文。這4篇是第44期的《只是一束廢 話》、第45期的《 青年的冠冕》、第 48期《目下時間分裂好給我 們種種的認識》、第56期的《對於南洋的文藝說些不重要的 話》。

              現在把《新國民日報荒島》與《叻報荒島》發表的作品類型百分比列表如 

   

《新國民日報荒島》 《叻報荒島》

        

篇數

百分比

篇數

百分比            

增加+ / 減少-

小說

60

22.64%

5

8.62%              

- 14.02%

童話小說

0

  0%

1

1.72%              

+  1.72%  

散文

36

13.58%

16

27.59%              

+14.01%

翻譯散文

3

  1.13%

0

0%                   

-   1.13%

雜文

27

10.19%

4

6.90%          

-   3.29% 

89

33.58%

22

37.93%              

+  4.35%

舊體詩

4

  1.51%

1

1.72%              

+  0.11%

譯詩

4

  1.51%

0

0%                   

-   1.51%

舊體詞

3

  1.13%

0

0%                   

-   1.13%

論文

31

11.70%

4

6.90%              

-   4.80% 

翻譯論文

8

  3.02%

5

8.62%              

+  5.60%

總數

265

 

58

 

  

         我們發現小說以不像以前那麽受到重視,篇幅百分比大幅度下降。散文則相反,比《新國民日報》時期的《荒島》更爲受到重視,篇幅百分比大幅度上升。

       《叻報荒島》翻譯作品只限論文,而不像《新國民日報荒島》那樣也翻譯散文、詩歌。《新國民日報荒島》翻譯的詩歌包括馬來詩,符合辦刊的其中2個宗旨——提倡南洋色彩以及反映社會。《叻報荒島》所翻譯的是西方論文,反映西方教育及婚姻問題,因此沒有達到提倡南洋色彩以及反映本地社會的效果。

       《叻報荒島》只有一首舊體詩。這個現象說明後期的《荒島》更加貫徹另一個宗旨——鼓勵白話。

 

(六)      作品思想內容:

      

     大體上,無論是小說、詩歌、散文或是雜文,《叻報·荒島 》的作品的基調都是屬於“憤世嫉俗”、“消沈”的。    

       《叻報荒島》堛滌艉@的童話小說《金銀樹》,講的是一個富人因爲追求夢中的“金銀樹”而荒廢父業,並患得患失;農民因爲腳踏實地而繼續快樂地生活的故事。 17 雖然名爲“兒童文學”——童話小說,可是它與當時中國兒童文學家的作品(如葉聖陶的《稻草人》等)一樣,讀者物件並不是“兒童”,因爲內容及主旨並不是兒童所能理解的。《金銀樹》的結局有點兒突兀,富人最後終於找到“金銀樹”,卻發現它不能帶來任何的金銀,於是在一、兩行的文字堙A作者讓富人“荒廢父業”,患得患失,當中缺乏心理變化過程的描述。

        小說一般相當粗糙,水平不太高。例如:在《新國民日報·荒島》時期只寫雜感短評的黃振彜(署名“依依”)開始嘗試寫小說《死滅》。單看題目,給人一種絕望的感覺。小說的開頭,作者努力營造“死滅”的意境,一開始就這麽寫道:“一切都死滅了。”可是再往下讀,我們會發現小說所描述的不是一個“死滅”的故事:一名當教師的女士對從公館歸來的丈夫說起她因懷孕而將停課2周,引發丈夫對家庭收入問題的擔憂,教師因此怒斥丈夫都是結婚,她才需要負起生活重擔,也都是因爲丈夫,她才會懷孕。丈夫繼續抽煙,無言以對。教師只好回到以“光亮的燈”照明的睡房去。這個結局似乎與小說開頭營造的“死滅”意境格格不入。小說矛盾的地方還有很多:生活困難卻能聘請家庭幫傭;丈夫剛回來時說尚未吃“消夜”,幾行文字後,又說已經在公館吃過了。 18

        張金燕仍然是《荒島》的小說主將,也仍然以反映客觀現實爲目的。在復刊的第1期,也就是總期第43期,他便發表了小說《轉朝》(署名“撕獅”) 19 ,之後還寫了《地獄》(署名“撕獅”)、 20 《絕路》(署名“精靈”) 21 等。這些作品不再像過去,只限于描寫南洋婦女及兩性問題,而是把素材加以擴大:《轉朝》描寫學生罷課,反對學校總理無故開除校長,揭露當時教育界的黑暗;《地獄》描寫革命工作者的遭遇;《絕路》則描寫革命陣營中的投機分子。

        散文方面,內容多數是抒發當時的時局感受,筆調則多數是明快、激情、嬉笑怒駡式的。例如:黃振彜(署名“伊依”)在《小感緣》寫出他對中國大陸禁止學生幹政的看法。 22 張金燕(署名“撕獅”)在散文《加略人猶大》寫的是背叛耶穌的門徒猶大從自己的角度,倒敍自己過去如何在耶穌的誘導下,以爲可以取代羅馬人統治像豬一樣的國人的故事。 23 內容似乎在暗喻當時政治時局的黑暗。張金燕也有意使用不符故事背景的中國化辭彙,例如:說猶大去“京城”,生意人說是“西風”把猶大吹到他那堨h。

        一些散文的內容顯得非常消沈、苦悶。例如K.S.女士在《在暨大的姐姐》塈i訴姐姐:

                我覺得人生是沒有意義的:--尤其是在這悶熱沈沈的南洋:--到處

                         佈滿了罪惡之神:到處都是荊棘之途…… 24

        L.S.女士的散文保持過去“不能脫離慈母懷抱”的風格。不過她不再以“女兒”的身份出現而轉當“母親”,在《一封母親給女兒的信》堙A規勸“女兒”要潔身自愛。 25

        詩歌方面,多數是語調高昂或憤慨;文字口號化、散文化的。連向來“情緒上有濃厚的母愛成分”的L.S.女士,也寫出好些憤慨的,以《感時》爲題名的詩歌,例如第46期發表的《感時》便是感歎“反革命”“光明的失敗了”的作品。 26

      (剛復刊時發表了一首寄自廣東,由“璣”寫的舊體詩《荒島的兩周紀念詩》,回憶2年前《荒島》辦刊的理想。 27 個人猜想“璣”便是已經返回中國的其中一位發起人法雨。)

        論文方面,內容非常進步前衛,深具教育民衆的意義。邊齊的《兒童學習心理》介紹當時西方的兒童習得心理理論; 28 金洪的《教育與兒童底發展》談的是兒童生理及心理發展,呼籲人們不要把兒童當成“小的大人”,應該以兒童爲本位,根據其智力、興趣進行教育,不能強迫。 29

       《叻報》是有政治立場的。它比《新國民日報》保守,早期標明效忠中國清廷,反對維新運動,直到中華民國1911年取代清朝後,才轉而支援中華民國 30 然而,整體而言,《荒島》的論調似乎與《叻報》相違。例如黃振彜(署名“依”)在《青年的冠冕》一文中,從自己參觀學生展覽時誤把“我國海南島圖”看成“俄國海南島圖的事件說開,批判對“共産青年團”杯弓蛇影的做法。 31 又如黃振彜(署名“依衣”)在《只是一束廢話》中抨擊中國當時政府爲了恢復已經廢除了的舊曆年而說了“一束廢話”。 32 再如黃振彜(署名“依依”)在《又是瞎三話四的閒談》中感歎中央政府召開黨代表大會時恢復已被開除的“小人”的黨籍的現象。 33

 

(七)      小結:           

     

        爲什麽《叻報·荒島》在復刊後辦了15期後又停刊?我們可以在張金燕(署名“撕”)的《末話》中瞭解到生活忙碌是對外公開的表面原因:

                 現在不是好的時歲,所以我們都是爲著生活忙個不休,這樣的原 故,荒島  弄到寂寞和消沈…… 34

        真正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爲言論過於激烈?我們似乎可以在黃振彜於第51期《荒島》發表的《代郵》中看出端倪:

                拙作《我們不要坐濕熱的人呵》一文,未便發表,已由鐵民先生持 原稿璧還……國事蜩螗,人命草芥,遍地惡疫漫行,良藥既難受人 歡迎,然而施藥者已先罹其禍。嗚呼慘矣!吾欲無言 35

        看來,文章是因爲言論不爲《叻報》所接受而被抽出。主編剛復刊時說過搬家後“言論要自由”的願望是過於樂觀了。 36 個人推測《荒島》是因爲“言論不自由”而再次停刊。

        《荒島》原本計劃再復刊,所以張金燕說:

                 現在我們打算從新努力,把荒島的荒涼熱鬧起來,不過也是想在一 定的時期…… 37

        遺憾的是,他們再也沒有如願復刊。主要撰稿人張金燕、黃振彜及鄧麗誠都從此擱筆,不再發表作品。

        副刊一般具有導向、認知、服務、愉悅、(讀者)參與的功能。 38 縱觀十五期的叻報復版的《荒島》,個人認爲它具有前三者功能。由於內容非常嚴肅,它不具備愉悅功能。另外,由於作者群沒有擴大,所以它也沒有太多的“讀者互動參與”功能。

        雖然《荒島》發表的作品水平不太高,但是在當時社會條件不足,又沒有津貼的情況下,單憑23個人的微薄力量,本著肩負使命的信念,分別在《新國民日報》與《叻報》前後努力耕耘約了2年半,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備註:      

1 楊松年教授、周維介《新國民日報的〈荒島〉》,見《新加坡早期華文報章文藝副刊研究, 

    1927-1930》,頁92-94

2 叻報荒島》,第43期,192924日。

3 苗秀《馬華文學史話》(新加坡: 青年書局, 1968年)

4 5 ,同 2

6 1 ,頁92-93

7 同上,頁97

8 叻報荒島》,第45期,1929223日。

9 同上。

10 例如張金燕(署名“燕”)的詩歌《淚》一開始便寫道:“兄弟約(口旁)……”,見同

  上。

11 例如黃振彜(署名“伊伊”)的小說《死滅》第2行便寫道:“若(人旁)的天空……”

  見同上。

12 例如小說《死滅》第五段就是這麽寫。見同上。

13 叻報荒島》,第47期,1929323日。

14 同上。

15 鄭興東、陳仁風、蔡雯《報紙編輯學教程》(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1年),頁

    409-410

16 同上,頁411

17 叻報荒島》,第4445期,1929215日、223日。

18 12

19 2

20 叻報荒島》,第50-52期,1929429日、 515日、 529日。

21 叻報荒島》,第56期,1929817日。

22 叻報荒島》,第46期,1929311日。

23 同上。

24 叻報荒島》,第51期,1929515日。

25 叻報荒島》,第54-57期,1929621日、 719日、 817日、 92日。

26 23

27 8

28 同上。

29 叻報荒島》,第5354期,1929614日、 621日。

30 謝詩堅《從歷史看華文報扮演的角色 (1) 》,見《飛揚網絡》  

   cheahseekian/csk2001/csk10904.html

31 “荒島”與“弄到”之間的字看不清楚。見《叻報荒島》,第57期,192992日。

32 叻報荒島》,第44期,1929215日。

33 13

34 28

35 24

36 見第2節。

37 把荒島的荒涼熱鬧起來”中的“熱鬧”2字看不清楚,是以字形猜測的。見同上。

38 15 ,頁389-395

 


參考書目:

 

原始材料:

                  《叻報》  192924日至92日。

 

專著:

1.         楊松年教授、周維介《新加坡早期華文報章文藝副刊研 

        究,1927-1930》(新加坡:教育出版社,1980年)

2.         苗秀《馬華文學史話》(新加坡 : 青年書局, 1968年)

3.         鄭興東、陳仁風、蔡雯《報紙編輯學教程》(北京:中國

        人民大學出版社,2001年)

4.         馮並《中國文藝副刊》(北京:華文出版社,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