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燈謎的地方色彩

19822002

 

陳秀雲

北京師範大學及新加坡管理學院開放大學 漢語言文學學士

 


 

北京師範大學及新加坡管理學院開放大學

漢語言文學學士學位論文

2002

指導老師 王志偉先生

 


 

 

論文提要

        燈謎是一項傳統文字遊戲,在過去二十年來,盛行于受華文教育者群中,這項文化活動是在二十世紀初由中國潮閩移民帶到新加坡來。本文試圖闡述燈謎的本地色彩,其向群衆尤其是年輕族群推廣所遇到的難題,並提出解決方案。

關鍵字

新加坡  芳林公園燈謎俱樂部  春到河畔迎新年燈謎射虎台 

制謎 地方色彩

 

ABSTRACT

Deng Mi (Lantern Riddle) is a form of traditional Chinese word game. It is popular among the Chinese educated Singaporeans in the past 20 years. This form of cultural activity was brought into Singapore mainly by the Teochew and Hokkien immigrants of China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This article attempts to highligh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local flavour of Deng Mi. It also describes the difficulties in promoting Deng Mi to the mass especially the younger generation, and suggests ways to address these problems. 

 

KEY WORDS

Singapore          Telok Ayer Hong Lim Green CC Chinese Riddle Club  

River Hong Bao Deng Mi Contest          Riddle composing     Characteristics of local flavour


 

前言

        本文的研究目的在於探討新加坡燈謎的地方色彩,除了重點討論具有本地特色的謎題外,也概述推廣燈謎所遇到的困難,並作出相應的建議。筆者希望本文除了可以供本地燈謎界作參考外,也可以讓中國及外地的燈謎界對新加坡燈謎的地方色彩有進一步的瞭解。本文的研究時間範圍是1982年至2002年,地域是新加坡。研究的材料集中於新加坡燈謎界謎家們的謎作,這些謎作的作者是新加坡居民,謎作發表於新加坡的公開燈謎擂臺賽、謎集、或報章雜誌上,這些活躍的謎家多爲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燈謎俱樂部的會員。本文所參考的謎題之創作時期主要是從1982年到2002年,也包括少數筆者所能收集到的八十年代之前的謎作。其他參考資料如臺灣《謎彙》月刊,中國謎會的謎集等,以進行比較。

        燈謎有著悠久的歷史,《世說新語》中記載一魏晉典故,大意是在一石碑上書有“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是則謎語,扣“絕妙好辭”,根據約定俗成的說法,這便是燈謎的起源。燈謎由於曲折難解,想取得謎底猶如深山射擊老虎般困難,故燈謎又叫文虎,猜燈謎也叫射虎。

        燈謎由於深具文學性與趣味性,流傳至今,經久不衰。隨著近代中國移民的往海外遷移,一些燈謎愛好者在移居地辦起燈謎活動,燈謎也因此隨之落戶于各移民國家與地區,如臺灣、香港、泰國、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各地的燈謎雖基本上有著濃厚的傳統色彩,但也各有其地方特色。近年來,隨著交通與資訊的發達,各移居地與中國的燈謎活動又有了聯繫與交流,中國作爲燈謎之鄉,燈謎作品與相關文章之盛,又再次對各移居地的燈謎活動起了極大的推動與豐富的作用。

 

第一章  新加坡燈謎活動概述

1.   新加坡近20年的燈謎活動

        1980年之前,本地的潮安聯誼社和合洛謎社是主要的燈謎活動推動者,直至1968年後,老謎家凋零,謎風遂由盛而衰。1

          1982年中秋節,本地名勝裕華園又開始舉辦公開謎賽,之後每年中秋的賽事是主要的燈謎活動。由1987年開始,由新加坡報業控股、人民協會、旅遊局和宗鄉會館聯合主辦第一屆“春到河畔迎新年射虎台”這一大型賽事,之後這一賽事取代裕華園燈謎賽而成爲新加坡最大型的常年燈謎公開比賽。其謎題衆多,水平優秀,且近期有人將謎作加以整理列印存檔,研究的材料較早期齊全,是本文主要的參考資料。

        其他不定期的大型燈謎活動如在潮州八邑會館舉辦的“潮州周燈謎賽”、華族文化月的燈謎賽、中秋節時各個團體所舉辦的大小型燈謎賽等。其他團體如一些宗鄉會館如同安會館、民衆聯絡所如布萊德嶺民衆聯絡所、學校團體等,也時常舉辦內部或公開賽事,唯其規模皆不及“春到河畔迎新年燈謎射虎台”。

         1992年,鄭澤生老師在直落亞逸芳林公園民衆聯絡所成立燈謎俱樂部,翌年,開設“燈謎學習班”,由鄭澤生老師與黃俊琪老師授課,每年開設一班,至今學員已超過二百人。燈謎俱樂部的資深老師們都是在謎界活動多年或造詣深厚的謎家如鄭澤生老師、黃叔麟老師、鄭進福老師、黃俊琪老師等。他們除了指導會員們,也爲各燈謎賽事製作謎題及擔任主桴。此俱樂部也培養出新一代的中青年謎家如黃玉蘭老師與林月英老師。每當有燈謎賽事舉行,俱樂部的學員們都積極參加比賽。在沒有賽事期間,俱樂部則定期每兩周聚會一次,進行學習與交流。參與者都是對中華文化有濃厚興趣,及華文具有相當水平的華族人士。

        另外,俱樂部設有小型圖書館,收集燈謎書籍、刊物、工具書與參考資料,其中各類中國臺灣的謎書刊物辭典,多是燈謎老師到中國各地參加燈謎盛會,由當地的謎會相贈,它們是會員們聚會之余,自修閱讀的寶貴資料。


2. 
新加坡燈謎賽事的形式

        在正式的公開比賽現場,通常設有擂臺棚子,臺上牆面懸挂十四直列謎題,列號114,四橫排謎題,行號AD,共可同時挂上56條謎題。通常比賽謎題分爲三大組別,初學組題目占20%,爲簡單的字謎及會意謎,供初次涉及燈謎的公衆猜射;普通組題目占50%,謎材範圍是一般公衆所熟悉的知識,不用典,不用格,供具初、中、高級猜謎水準的公衆猜射;公開組謎題占30%,謎材無所限制,謎題難度層次較高,供謎壇老手猜射。2

        主桴老師端坐擂臺臺上右前方,座前擺放一面皮鼓,主桴手執鼓槌。參賽者在台下念出謎題列號與行號、編號、謎號、謎面、謎目,最後說出謎底。除謎底外,每念一個專案,主桴老師就會擊鼓一聲,以表示他和猜謎者同步看謎題。如猜謎者所說的謎底錯誤,主桴老師則不擊鼓;如果謎底接近主桴老師的謎底,或有答對部分謎底,主桴老師則輕擊鼓邊示意,是爲“敲邊鼓”;如答案正確,主桴老師擊鼓一次或三次示意。如這題射中的燈謎,“A8(擊鼓一聲),70號(擊鼓一聲),折柳(擊鼓一聲),妻妾切忌豔妝(擊鼓一聲),古文目一(擊鼓一聲),陋室銘(擊鼓三聲)”3。參賽者必須加以解釋他是如何猜出來的,這做法一來可測試參賽者對謎題的認識,確定他是以正確的謎路猜中的,而不是誤打誤撞猜中的。二來旁聽者也可在聆聽過程中加以學習。猜中者通常可領到獎品,由於題數衆多,獎品多爲商家贊助的小禮品如二元電話卡或文具等,目的在鼓勵公衆參賽,而不求獎品的豐富。

        通常初次見到燈謎賽的觀衆,如果有一定的華文水平,就會被猜謎的有趣過程所吸引,當他觀看了一陣子後,也想參與。新手如果嘗試初學組題目而連續三次都能猜中的話,主桴老師就會勸請他提升到普通組,經主桴老師這麽一表揚,這個新手就很可能從此迷上燈謎,這正是主辦者所樂見的。新手也可能一來就想嘗試程度較高的普通組,如果連續打錯兩三題後,他可能就此泄氣而對燈謎敬而遠之,主桴老師會適時邀請他嘗試較容易打中的初學組題目,希望他能重拾信心,繼續猜謎。

        以規模最大的“春到河畔迎新年燈謎射虎台”的賽會爲例,新加坡的謎賽,參賽者不受年齡國籍限制,只要懂得華文,就可參與。河畔賽事每晚約兩個鐘頭,一晚可被射中二百題。新加坡謎賽的規模、人數、形式,比起中國潮閩各地的謎賽,都還有一段距離。據黃俊琪老師所述,中國的賽會,參賽者人數衆多,比新加坡更爲踴躍。形式方面,有個人賽、團體賽、筆賽、也有按鈴搶答賽等,多姿多彩,令人目不暇給。


3.
   新加坡燈謎活動的盛衰與本地人文環境的關係

        新加坡本是個移民國家,主要人口構成是華族,華族文化本應處於主導地位,但是由於國家的經濟發展,採取西化的方針,華族文化無法成爲主流,有些傳統的華族文化活動,在缺乏廣泛參與的情況下,逐漸消失。燈謎的發展,在1968年老謎家相繼凋零之後,也有後繼無人之慮。

        1982年起,燈謎界的有心之士,以鄭澤生老師爲首,成立燈謎俱樂部,在努力不懈地推廣燈謎的當兒,特意配合本地社會的大氣候,順應人文環境的變遷作出相應的改革與創新,以吸引華文程度較弱的年輕一輩,參與燈謎射猜,由淺入深,帶領他們進入中華傳統文化的殿堂,使燈謎能在新加坡薪火相傳下去。過去這二十年來,燈謎創作經過不斷革新,因而創作出許多深具本地色彩的謎作。

        雖然燈謎界用心良苦,然而一般上二十歲以下觀衆的參與率還是偏低,推廣燈謎到年輕族群還是有待繼續努力。另一個現象是,近年由於國家吸收外來移民,參與燈謎賽的中國移民也顯著增加,這是個好現象,中國移民的華文水平一般上比新加坡人來得高,他們的參與可提高比賽的競爭力,激勵參賽者提升本身文學水平。


4.
   新加坡與海外各地的燈謎交流活動

        燈謎俱樂部和中國福建的漳州、晉江,廣東的潮州、澄海、汕頭、南澳等地有進行交流活動,除不定期邀請對方蒞新參加燈謎盛會外,也派代表出席對方的比賽活動。新加坡燈謎界前輩們多是潮閩人士,較年長者甚至是先出生於中國而後移居新加坡,而潮閩等地的燈謎文化源遠流長,是這些燈謎界前輩把燈謎這一文化帶到新加坡來,因此新加坡燈謎與海外的交流活動自然而然集中於中國潮閩二地。中國本是燈謎之鄉,上述各地的比賽規模盛大、形式多樣化,參與者來自各省市及港臺新泰等地,是海外燈謎組織取經的必到之地4。在這些謎賽中,新加坡謎家除了與中國潮閩的燈謎團體交流之外,也同時與臺灣、香港、泰國等地的謎家相聚,於是燈謎的交流便在更大的華人圈子媔i行。

        燈謎俱樂部與臺灣謎會的交流又是另一番景象,臺灣較少舉辦國際謎賽,新、台兩地的交流主要還是以書面進行。由臺灣臺北集思謎社吳學平老師與李次高老師編輯的《謎彙》月刊,是燈謎俱樂部會員們接觸較爲頻繁的謎刊,會員們時有參與該刊的各項常月比賽。《謎彙》刊登臺灣數地謎社的謎題與文章,讀者可從中具體體會臺灣燈謎的特色。謎刊中的謎題多爲傳統古典謎題,如臺灣台南市謎學研究會的《東都射虎》及高雄許湧泉老師的《仙洲謎稿》,選材自《國語》、《昭明文選》、《古文觀止》等古典名著,猜射者非要對古典文學有所涉獵不可,要經多方查閱,才將謎底寄去臺灣的《謎彙》參賽。

 

第二章  新加坡燈謎的制謎傳統

        近二十年來,由於各團體舉辦常年大型賽事,燈謎界老師們每年必須創作大量謎題,以供公衆射猜。以“春到河畔迎新年射虎台”來說,一個晚上兩個小時的比賽,必須準備至少兩百道謎題,制謎因而成了燈謎老師們的重要任務之一。  

1.  制謎的方法

        新加坡的燈謎老師們一般制謎的方法有兩種,常用的一種制謎方法是“以底求面”,即手頭上已有確定的謎底,制謎者再造一個謎面,最理想的謎面是詩詞古文的現成句子,如果無法找到現成句子,可以自設字句通順的謎面。這方法由於可以自造謎面,較爲靈活而較易完成,適用于大量創作,尤其適用于應付謎賽的需求。一場謎賽中,通常用到多個謎目,制謎者選定謎目後,再依照謎目的個別內容來制謎,例如謎目是本地藝人,那麽制謎者手中有一份藝人名單,從中逐個設想謎面。

        另一種制謎方法是“以面求底”,即以現成的詩詞古文成語等句子,設想可能的謎目與謎底,這方法限制性較大,制謎較爲困難,以此法創作的謎題較少,此法也較少用。

2.  謎路的使用

        在猜謎的過程中,從一個謎面著手,在謎目所限定的範圍內,用不同的猜謎方法,試圖得出一個答案,這些不同猜謎方法,就是所謂的謎路。傳統的謎路很多,常用的謎路有會意、反扣、增損、承先啓後、典故、象形等方法。新加坡燈謎所採用的謎路一般都屬於傳統式的。有時一題燈謎單用一種謎路,通常此類謎題較容易猜。有些謎題則綜合使用數種謎路於一身,這類謎題的猜法就較爲複雜,難度較大,趣味性也就較濃。

3.   傳統謎格的使用

        傳統的燈謎有多種謎格,謎格即是在猜謎的過程中,必須將謎底依照某個固定程式加以調整,如移動謎底字序(如卷簾格)、改變謎底字形(如徐妃格)、諧讀謎底(如素心格)等等。新加坡的燈謎一般上較少使用謎格,即使採用的話,也限於少數較常見的謎格,如秋千格、卷簾格、梨花格、上下樓格等等。這做法和中港臺相同,即不排除使用謎格,但有使用謎格的謎題,總數不多。

4.   其他相循傳統燈謎形式的作法

        在謎材方面,傳統燈謎大量使用古典文學和歷史典故爲主要謎材來源,以作爲謎面和謎底。舉凡詩詞、散文、蒙學、歷史、人名、地理、醫藥、曲藝、動植物等皆爲謎材。傳統謎面取現成簡短詩文字句,一目了然。謎家各有謎號,謎題上注有謎號,以區別謎題作者。傳統的謎條書寫方式以毛筆直寫,字體多爲楷書或隸書,偶爾有所變化,也用行楷或行草。謎號寫於謎條右上方,謎目寫于謎條左下方,以上二者字型大小較小,謎面則書寫于謎條正中,字型大小較大。

5.  其他不再相循傳統燈謎形式的作法

        新加坡燈謎在繼承傳統形式之余,也順應人文環境之變動,作出一些相應的改革與創新。

        首先是約定俗成以簡體字爲文本,不再以繁體字書寫,除非謎題特別需要,才特別用到繁體字。這作法和中國燈謎相同,和臺灣燈謎不同。謎材方面近期加入不少新元素如電視劇、電視節目、演藝界藝人名、流行歌曲、科技等等。這一點,在中港臺各地也是如此。

        其次,在謎種方面,近期加入英文謎。新一代謎家如黃玉蘭老師喜愛創制一些英文謎,以吸引有英文基礎的年輕一代的參與。這點和中國臺灣兩地不同,兩地的英文謎比新加坡的少,這和中台兩地英文的使用不普及有關。


第三章
  新加坡燈謎的地方色彩

        燈謎的地方色彩主要指燈謎的組成部分,如其所應用的格式、語言、內容等等,其來源有強烈的地域因素,是當地人常有接觸,耳熟能詳的材料,這些材料一旦離開原産地,到國外與同類作品同置一處,猜者乍看便有相當的陌生感。這情形也在臺灣謎壇時有所見,如《謎彙》中,一旦以當地素材作謎,海外的謎友對此類謎題就只好放棄不試。

1.  本地素材的使用

        在燈謎中大量使用本地素材,有其必要性,其目的在於讓本地人多參與,本地人對當地的事物熟悉而且感到親切,這作法較能得到本地人的認同,吸引他們多多參與謎賽。燈謎的涵蓋範圍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但如果謎題範圍只採用傳統的古典文學歷史題材,在新加坡的人文環境下,這樣的做法充其量只能吸引少部分謎友不能達到推廣的作用,因爲精通中華文化而又喜愛燈謎的本地人士畢竟不多。在謎題中加入本地素材,可吸引更多人參與燈謎活動,因爲本地素材如路名、名人、時事等廣爲人知,即使華文程度中等的人士也能射猜,這樣的做法,能擴大觀衆群,有利於本地燈謎活動的推廣。

2.  本地語言的應用

        在語言的應用方面,一些以白話文作謎面的謎題,有不少是採用本地俗語和常用語作爲謎材,例如“怕輸”一詞是新加坡本地常用語,時有入謎。另外,本地的華人中,以潮、閩和粵三個籍貫爲多,以這三種方言爲謎材也爲數不少,用作謎面、謎底、或謎目皆有。如方言流行歌曲的歌名與歌詞、地方戲曲的曲目與唱詞、方言口語與俗語等。這對懂得數種方言的華族人士又更添一份親切感,易使他們對燈謎發生興趣。

        例如“好兄弟反目互毆”,猜粵俗一句,謎底爲“鬼打鬼”5。又如“埋骨不見埋名”猜潮俗一句,謎底爲“死款不變”6,埋骨即已死,名即款。如“公主蘭”,猜粵曲目一,謎底爲“帝女花”7,帝女即公主,蘭是一種花。如“白首一先生”,猜潮劇行當一,謎底爲“老醜”8白首扣老,“生”的先頭是“牛”字,牛的地支是“醜”。如“山窮水盡”,猜潮口頭語一,謎底是“無道行”9,照字面解釋,是無路可走的意思。如“天頂一隻鵝”(潮州民謠歌詞),猜吊古戰場一句,謎底是“鳥飛不下”10如“申”,猜潮俗語一,謎底是“無頭神”11

3.  古典與現代文句的結合使用

        新加坡燈謎若要加以推廣,就必須創新,然而在創新的過程中,也有必要適度保留傳統。要如何在現代與傳統中取得平衡,是燈謎界人士任務中的一項挑戰。一般的作法是,除了保留一些謎面謎底都採用傳統謎材的謎題外,也將一些傳統謎題轉爲古典與現代相結合。例如有一類謎題的謎面採用古典詞句,而謎底卻是具有本地色彩的詞句。另一類則是謎面字句淺白,應用本地的慣用句子,而謎底卻是傳統的古典詞句。這樣的作法,對那些有古典文學基礎的猜者來說,保持了他們對傳統謎材的接觸,另一方面,對那些缺乏古典文學知識的猜者尤其是年輕一輩來說,吸引他們的是他們熟悉的具本地色彩的謎面或謎題,傳統與現代結合的出謎方式,就可以使他們對文學與歷史産生興趣,進而將他們引進古典文學的殿堂。

        如“錢不夠用”,猜古代官名一,謎底是“節度使”12。其謎面是新加坡極其賣座本土電影,謎底卻是一個中國古代歷史名詞的官名。此類謎題,一經解說,對中國歷史不甚瞭解的民衆,尤其是年輕一輩,自會覺得燈謎十分有趣。又如“漸霜風淒緊”,猜本地名一,謎底是“加冷”13。再如“浮雲千里程”,猜俗地名一,謎底是“二馬路”14。這些謎題,一些觀衆即使不會猜,在旁聆聽了射中者的解釋後,對古典文學與歷史的知識也會因此而增加,對猜射的方法也能有所理解。

4.  常見謎目類別

        新加坡謎賽中,較常用的古典謎目多屬於較爲人熟知的類別如成語、單字、唐詩、宋詞、中藥、紅樓人、三國人、聊齋目、《詩品》、《三字經》、《千字文》等。而這些謎目只約占所有謎題的半數,其餘半數多爲較通俗的謎目如商號、地名、人名、華歌、影片等等。新加坡的華文水平總體上不能和中國與臺灣相提並論,一些在中台二地常見較傳統古典的謎目,如《昭明文選》、《戰國策》、《論語》、《詩經》、《國語》等古文句子,對新加坡謎友們來說,難度較高,也就較少使用。

5.   參考資料的應用

        在新加坡的公開燈謎賽事上,常見猜射者使用和翻查燈謎資料,一度引起一些人士的批評,認爲這些射猜者在猜題時靠手頭上的資料取勝,有欠公允。

        然而燈謎俱樂部的老師們認爲,在比賽現場翻查資料並不爲過,因爲一場有水準的燈謎賽事必須要有相當數量的傳統古典謎題。新加坡射猜燈謎者的文學水平目前還有待加以提升,他們對許多古典文學謎材如《古文觀止》、《西廂記》、《千字文》、《三字經》、《幼學瓊林》等的掌握並沒達到倒背如流的程度,設下空手參賽的規則將會使得大量傳統謎題無人射猜,使賽會一片冷清。

        另一方面,即使參賽者人手一份資料,並不見得每個人就會猜中所有的謎底,因爲猜謎者還必須反復思索,不斷推敲斟酌,應用各種謎路來進行猜射,才能找到答案。基於這些原因,比賽規則就不限定射猜者不能使用這些標準材料。


第四章
  本地色彩謎題類別

        本章將具有本地色彩的燈謎謎題分門別類,詳述其地方色彩。

1.  地名與街道名

        新加坡燈謎堛漲a名與街道名主要有兩種,即俗稱與官方所定的正式名稱。本地的俗地名,都是非正式名稱,只在民間流傳使用,非本地人士,恐難以測中,此類謎題只適合在本地的賽事上使用。

        如“車道”,猜本地俗地名一,謎底爲“大馬路”15。又如“舵公”,猜俗地名一,謎底爲“柴船頭”16。再如“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猜本地地名一,謎底爲“加冷”17。如“上元節表素心”,猜本地名一,謎底爲“兀蘭”18。又如“樟宜碼頭”,猜字一,謎底是“柘”19。謎面乍看是本地地名,其實樟宜是一種本地生長的樹,故扣“木”,“碼”字的頭,即前半部,是“石”,組合而成“柘”字。如“日照香爐”,猜本地名一,謎底是“光明山”20如“罵要出口,打要出手”,猜本地路名二,謎底是“馬丁路,莫斯路”21

2.  校名與教育名詞

        新加坡的學校,其華文名稱通常帶有特定意義,因此極易入謎,也爲一般大衆所熟悉。如“專習漢字”,猜教育名詞一,謎底是“特選中學”22如“祖傳方法一定行”,猜校名二,謎底是“公教、務能23。又如“層林丹染”,猜校名二,謎底是“樹群、紅山”24

3.  組織與建築物名稱

         組織與建築物名稱作的這類燈謎也深具本地特色。如“竹腳醫院在哪里”,猜五字俗語,謎底是“人生地不熟”25竹腳醫院是婦幼醫院,是主要爲婦女接生的醫院,因此謎底中的“生”字,扣的是“生産、生育”的“生”,如果猜射者對這一知識一無所知,根本無從猜起。其他如“善更應在其間”,猜本地建築物一,謎底爲“報業中心”26又如"神州群賈來相會",猜本地社團一,謎底是“中華總商會”27這兩個謎題就較爲直解。

4.  商號與商品名稱

        一些大型或歷史悠久的商店,和一些常見的商品,大都爲國人所熟知,以這類題材作謎,也較易讓本地人射中。如“江山如此多嬌”,猜本地酒店名一,謎底是“美麗華”28。如“舊事不忘”,猜商號一,謎底是“老曾記”29。如“只有七個座位”,猜商業中心一,謎底是“第八站”30

5.  本地人名

        人名是傳統燈謎堛滷`見謎目,人名有好幾類,其中較具本地色彩的人名如國會議員、畫家、作家等的名字,是本地謎賽上常見的謎材。例如“開墾之後有建樹”,猜國會議員一,謎底爲“黃根成”31。“成功入閩”,猜本地謎家一,謎底爲“鄭進福”32。“陝西河畔雁飛來”,猜本地作家一,謎底爲“秦淮”33。“松下築室近蘆溝”,猜本地作家一,謎底爲“簡橋”34。“南陽布衣鞠躬盡瘁”,猜本地謎家一,謎底爲“莊漢忠”35

6.  英文謎

        比起中國與臺灣的燈謎,新加坡的英文謎較多,中青一輩的謎家,多數有相當的英文基礎,因而設制英文謎較得心應手。臺灣謎中,英文謎較少見,每輯《謎彙》中,偶見一二題。

        如“高個子全走開”,猜英文字母一,謎底爲“T36。如“STREET,猜本地路名一,謎底是“英雲街”37。如“QUEEN”,猜潮劇目一,謎底是“漢文皇后”38。如“剪頭髮”,猜英文字一,謎底是爲“AIR,即“HAIR”少了“H39。如“有始無終”,猜英文字一,謎底是“STAR,即“START”少了“T40。如“顛倒邪見”,猜英文字一,謎底是“LIVE”,即“EVIL”的倒寫 41

7.  本地專有名詞

        此類謎題或以本地新聞與事件常見的專有名詞作面,或作底,如“備有出口洞”,猜稱謂一,謎底爲“大耳窿”42,是本地私人放高利貸者的俗稱,外地人如果初來乍到,對這些名詞十分陌生,對此類謎題便根本無從著手。如“又見煙霧”,猜《祭十二郎文》一句,謎底是“而視茫茫”43,印尼林火煙霧籠罩獅城是新聞事件,如果該謎在霧鎖南洋之際挂出,肯定讓觀衆發出會心一笑。

        其他如“進口貨品內藏海洛英”,猜醫學名詞一,謎底是“食物中毒”44。又如“終於分配到組屋”,猜成語一,謎底爲“死得其所”45。如“印度女”,猜成語一,謎底是“一刻千金”46。新加坡是個多元種族國家,印度族群是其中一族,國人毫不陌生。

8.  本地刊物名

        本地的刊物較爲人們熟悉的是一些流行的報章雜誌,因此以刊物爲燈謎素材時,就以這類刊物爲主。如“西門四圍有刻字”,猜刊物一,謎底爲“i周刊”47。如“千里之交”,猜刊物一,謎底爲“馬友”48。如“十日廣告”,猜報刊名一,謎底爲“早報”49

9.  本地電視節目、電視劇、電影、藝人等

        本地有兩家大衆傳媒公司,各有其節目與演藝人員,由於娛樂性強,節目名稱與藝人名字是一般民衆所耳熟能詳的,這一類謎題也是一般年輕的謎友們所樂意嘗試的。

        如“環繞地球”,猜電視節目一,謎底是“世界一周”50。如“烽火戲諸侯”,猜電視節目一,謎底是“搞笑行動”51。如“優頻道”,猜四字俗語,謎底是“好話多說”52。如“人生如寄七十逢,山河共話回首中”,猜本地藝人一,謎底是“陳國華”53

10.  本地各科領域名詞

        此類謎題,涵蓋各項專業領域,如財經、法律、醫學等等。如“文以載道”,猜財經名詞,謎底是“財路”54。如“爲情惹相思”,猜醫學名詞一,謎底是“愛之病”55

11.  鄰國素材

        新加坡的鄰國如馬來西亞和印尼,由於地域接近,其時人時事也爲新加坡國人所熟悉,燈謎題目便少不了有此類作品。如“我的故鄉在怡保”,猜違禁品一,謎底爲“野馬”56。如“女幕貞潔”,猜印尼時人一,謎底是“瓦希德”57。如“巴生大頭家”,猜本地名一,上樓格,謎底是“林厝港”58。巴生是馬來西亞的港口,大頭則指本地先驅人物林大頭。

第五章  向青少年族群推廣燈謎所面對的難題

        如上所述,新加坡燈謎中不乏深具本地色彩的謎題,然而近年來,參加猜謎的公衆人士中,青少年僅占少數。青少年族群的加入,是使燈謎文化活動後繼有人的基本條件。然而,以目前的狀況來說,要向青少年推廣燈謎,有以下幾項難題:

1.  華文不是青少年族群的常用書寫語文

        上文提及,在新加坡的人文環境堙A青少年族群普遍使用的語文,首推英文。華語只是他們用以交談的工具,書寫華文對他們來說,有一定的難度。燈謎是一項文字遊戲,參與者必須掌握有相當水平的漢字知識,外加對中國歷史文學等傳統科目有一定的基礎,才能進行猜謎遊戲。因此,青少年族群缺乏語文基礎是推廣燈謎所面對的難題之一。

2.  傳統藝術難以抗衡流行文化

        時下的年輕人對新奇與流行的事物較感興趣,如演藝界藝人的活動如個人演唱會就能吸引上萬的年輕觀衆。反觀燈謎,舞臺設備簡單,一個晚上的盛會,如有數百人出席,已經是極大的成功。兩下相比較,可見燈謎普及的程度還不夠。如果不及時吸引這一族群,參與者的年齡層很快將有斷層之慮。

3.  制謎人才的缺乏

        目前,能夠大量制謎,湊足一晚謎會所需題目的制謎人才約有十來位,他們必須爲新春佳節、華族文化節及中秋節等大型燈謎晚會提供謎題,這項工作已經頗爲吃力,如果要多辦謎賽,製作謎題時就無法做到慢工出細品,以致影響謎題的質量,因此謎題在數量上無法多産是大力推廣燈謎的另一難題。

4.         創新謎題的缺乏

        現階段,衆謎家的年齡偏高,中青代謎家約有兩三位,青年一代還未栽培成功,在創新謎題的努力也就有所限制,畢竟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很多年輕人所喜歡的題材,也只有年輕人能充分理解與掌握,因此創新謎作在目前也是十分缺乏。

 

第六章  向青少年族群推廣燈謎之我見

        目前燈謎界努力于改革燈謎素材,爲的是要使燈謎的觸角向年輕人伸展,吸引多一些青少年加入此項益智的文化活動,使新加坡的燈謎後繼有人,使燈謎這一傳統文學小花不致凋萎。在這一方面,筆者認爲,改革燈謎的努力,在謎材方面著手,固然重要,但,還有其他方面可以進行探索和採取行動步驟,來加強燈謎對青少年族群的吸引力。筆者有以下數點意見:

1.  華文作爲通用語文的大環境

        在新加坡,華人是最大族群,中國移民近年增加較多,加上中國的經濟騰飛,促使各國開始正視華文的重要性,並認真學習華文,這些外在條件的存在,是推廣華文和提升華文水平與地位的有利條件,這方面的趨向有利於燈謎的推廣。

2.  增加制謎人才與創新謎題

        制謎人才與創新謎題的不足這兩個難題的共同解決方案,就是培育一批年輕的謎家,只有壯大和年輕化現前制謎人才的隊伍,傳接薪火,才能在推廣燈謎的事業上取得可觀的突破。

3.  擴大燈謎賽所能觸及的觀衆群

        要推廣燈謎,在解決了謎題方面的難題後,也要想方設法增加參賽者的人數,只有在更多人參與的情況下,才能往普及的目標邁進。

        首先,除了舉辦傳統的燈謎擂臺賽和開班授課外,可以考慮在互聯網上設立燈謎網頁,多方採用互聯網上的各項設置,如網上清談討論、電子報等。互聯網是年輕人非常熟悉的科技,新加坡的資訊科技已經走進民衆的家庭堙A如果把傳統文化以先進科技加以包裝,把燈謎的材料和比賽謎題以網頁展現,相信能爭取年輕人的參與。中國的互聯網燈謎賽“《華清杯》虎鼎謎網對抗賽”有網上比賽及討論區,其作法值得參考59。本地燈謎網頁可以登載謎家作品、燈謎常識、分析文章、活動時間表、課程詳情等,另外設置網上燈謎比賽欄目,設立燈謎討論區,辦燈謎電子報,列出各地燈謎網頁的鏈結,再經媒體宣傳,相信可以吸引年輕人加入。

        其次,目前的情況是每當有重大賽事時,媒體才有報導及刊登一些謎作和謎底,然而平日就沒有燈謎專欄。如果能與發行量較大的報章雜誌合作,設立燈謎專欄,或定期舉辦書面燈謎比賽,由商家贊助獎品,相信能吸引一般公衆的參與,也就能起著推廣燈謎的作用。

        第三,在學校成立燈謎學會,鼓勵學生參加學習猜謎與制謎,並舉辦燈謎比賽,讓學生在學習之餘,進行腦力運動,並接近傳統文化,使青少年在學生時期就接觸燈謎,從小培養出對燈謎的興趣。


結語

        在世界各國開始興起一股學習華文的熱潮中,在本地政府努力提倡建立優雅社會的呼聲中,燈謎作爲一項測試文史知識水平的益智遊戲,對提高華文水平和打造優雅的社會是可以起作輔助性的作用的。

        雖然在目前新加坡的大環境堙A燈謎活動和燈謎之鄉的中國相比,仍處於小規模階段,然而,在有心人士的大力改革、創新、扶植與推動下,新加坡燈謎在保持傳統的當兒,更注入了大量本地色彩,茁壯成長,其前景還是樂觀的。



注釋

1.鄭澤生《獅城燈謎史》,見《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16

2.黃俊琪《燈謎的推廣與普及》,見《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聯絡所燈謎俱樂部慶祝成立十周年紀念特刊》(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聯絡所燈謎俱樂部出版,200110月),頁44

3.折柳《春到河畔2001謎作》。

4.黃叔麟《我參加“漳州燈謎藝術館新館開館典禮”》,見《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聯絡所燈謎俱樂部慶祝成立十周年紀念特刊》(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聯絡所燈謎俱樂部出版,200110月),頁4546

5.吳惠蘭《1996謎作》。

6.同注5

7.黃叔麟《春到河畔2000謎作》。

8.同注7

9.鄭茂炎《鄭茂炎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106

10.鄭澤生《潮州民歌燈謎》,見《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63

11.黃叔麟《黃叔麟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34

12.潘炯銘《潘炯銘謎作》,見《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113

13.黃玉蘭《黃玉蘭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89

14.同注13

15.鄭進福《華族文化節2000謎作》。

16.鄭進福《春到河畔2000謎作》。

17.莊漢忠《2000謎作》。

18.同注16

19.鄭進福《鄭進福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72

20.黃玉蘭《春到河畔2000謎作》。

21.鄭進福《2001春季謎作》。

22.同注13,頁84

23.黃俊琪《中秋2000謎作》。

24.黃叔麟《春到河畔2001謎作》。

25.鄭進福《鄭進福謎作》,見《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107

26.吳惠蘭《吳惠蘭1995謎作》。

27.鄭進福《文化節2002謎作》。

28.同注24

29.鄭進福《中秋2001謎作》。

30.黃俊琪《春到河畔2002謎作》。

31.同注23

32.同注5

33.鄭進福《牛車水寶塔街中秋2000謎作》。

34.同注15

35.同注34

36.吳惠蘭《1995謎作》。

37.同注25,頁104

38.同注37,頁110

39.黃玉蘭《春到河畔2000謎作》。

40.同注39

41.黃玉蘭《2001春季謎作》。

42.鄭進福《裕華園中秋2000謎作》。

43.同注19,頁78

44.黃俊琪《黃俊琪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65

45.同注23

46.藍惠直《藍惠直遺作》,見《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142

47.同注42

48.同注46

49.鄭澤生《春到河畔2001謎作》。

50.鄭澤生《鄭澤生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26

51.鄭澤生《春到河畔2001謎作》。

52.林月英《林月英謎作》,見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 (新加坡,20019月),頁98

53.林月英《春到河畔2001謎作》。

54.同注13,頁85

55.同注23

56.同注55

57.同注19,頁74

58.黃玉蘭《黃玉蘭謎作》,見《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頁126

59.吳學平、李次高編輯《謎彙》月刊194,(臺灣臺北:集思謎社)。


 

參考文獻

1.             馬辛編輯《中國謎語集錦》,北京: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93月。

2.             王仿編《中國謎語大全》,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310月。

3.             冬木主編《中國新謎選》,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14月。

4.             江更生等編《臺灣燈謎賞析》,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97月。

5.             江更生主編《中華謎海》,上海:學林出版社,200011月。

6.             江更生主編《燈謎大世界》,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19876月)。

7.             劉二安主編《海內外燈謎精選》,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012月。

8.             劉二安等編著《燈謎大觀(第五輯)》,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86月。

9.             劉寶成編《謎海》,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5月。

10.         劉新鋒編輯《中華謎典》,大連:大連理工大學出版社,199910月。

11.         吳仁泰著《佳謎欣賞》,合肥:安徽文藝出版社,19857月。

12.         李永文編《中國謎語大觀》,濟南:明天出版社,19878月。

13.         楊曉歌編著《中國燈謎》,天津: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198211月。

14.         陳天民編《新編謎語大觀》,蘭州:甘肅人民出版社,19871月。

15.         陸滋源主編《現代燈謎精品集》,上海:知識出版社,19951月。

16.         邱景衡編著《中華燈謎鑒賞》,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19881月。

17.         鄭澤生編選《獅城春燈錄》,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983月。

18.         鄭澤生、黃俊琪主編《新加坡燈謎集錦》,新加坡,20019月。

19.         胡嘉廷選編《中華當代謎手佳作選》,江蘇: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198812月。

20.         錢南揚著《謎史》,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62月。

21.         黃叔麟《並生閣謎話》,新加坡:新加坡潮州八邑會館文教委員會出版組,19866月。

22.         翟鴻起、周劍豪《中華燈謎大博覽》,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19946月。

23.         雷夏冰編著《當代使用燈謎縱橫錄》,北京:海潮出版社,19912月。

24.         《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聯絡所燈謎俱樂部慶祝成立十周年紀念特刊》,新加坡:直落亞逸芳林公園聯絡所燈謎俱樂部出版,200110月。

25.         吳學平、李次高編輯《謎彙》月刊149153161167170172195,(臺灣臺北:集思謎社)。

26.         高武煌主編《臺灣謎學》季刊第八期,臺灣高雄:臺灣謎學研究會編印,200110月。

27.         《虎嘯》第43期,漳州:高雄漳州文虎基金會編印,20017月)。

28.         《晉江謎苑》第七輯,晉江:福建省晉江市燈謎協會等編印,200112月。

29.         《山海風采》,三明:三明市總工會等編印,20018月。

30.         《聯合早報》及《聯合晚報》燈謎活動報導資料。

31.         歷屆“春到河畔迎新年”射虎台擂臺賽作品。

32.         歷屆中秋節燈謎擂臺賽作品。

33.         歷屆華族文化節燈謎擂臺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