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編輯器:FCKeditor   排版設計:周俊雄


 

人物探索
 

Facebook Twitter Plurk
首頁>人物探索>勤教不倦的謙謙君子-王震武老師
勤教不倦的謙謙君子-王震武老師

佛光電子報-勤教不倦的謙謙君子-王震武老師

 

突破無目標感學習的困境
勤教不倦的謙謙君子-王震武老師
 
心理學系一年級蘇姰嬑/撰稿
 
本學年首度辦理之「教學特優教師」遴選,經過各系、所推薦,並經由院、校遴選委員會審議,最後分別由心理學系王震武教授、社會學系林大森副教授獲獎。
 
 
 
無目標感的年代
  隨著時代的變遷,以及高等教育的擴張,任教三十幾年的王老師,明顯感受到這股改變,同時也伴隨著憂心。他說:「第一個是學生的思考方式變了;第二個是學生的學習態度變了;第三個就是學生的『目標感』慢慢消失掉了,要不就是非常『功利』的目標,或不切實際的目標。」這些現象事實上對所有老師都構成挑戰,不分國立大學、私立大學,因為它是整個世代在改變,不是因為我們招到可能比較末端的學生,才面對這樣的問題!所以,王老師認為:「其實得到『教學特優獎』覺得很慚愧,因為在根本上動搖每個老師的教學基礎。教學問題沒有解決,即使自以為教學技術天天在進步,沒有從根本上去調整自己、適應學生。」這是王老師常常深切反省,思考教學上要突破的重點。
 
因材施教VS思考能力
  教學所面臨的新課題,王老師明確的點出問題所在,同時也提出一套有系統的解決方法,他認為:「我們需要更根本的對策「因材施教」,而整個社會需要各種各樣的「材」,此外,也要求這些不同的「材」,擁有某些共同特質,例如:能夠面對問題、思考問題的關鍵、尋找解決的方法;換句話說,就是明晰的問題意識、明晰的目標感。然而,學生經過中等教育之升學競爭後,訓練出來的學生無目標感,只知道背誦,甚至連數學也一樣,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因此,從大學教育的立場來看,大部分的學生經過了國中、高中教育之後已經不適合念大學!我認為這才是根本問題,因為學生的思考方式已經不像大學生該具備的。
 
  大學生該具備的有,第一很明晰的目標感,知道為什麼求學,想學什麼。在整個學習過程中,最重要的是「思考」,當問題發生時,去想辦法解決。
 
從這個角度來看,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學生,需要一套所謂的「中大銜接課程」,把他從高中以前學到的思考學、習方法,整個調整過來,重建他們的目標感,有目標感才會有學習動機,因為我知道要甚麼,所以我的動機就會出現。
 
中大銜接課程
  中大銜接課程包含兩個部分:一類是關於知識的部分,就是說你要念大學你需要具備某些先備的知識。這一類的中大銜接課程,當然是招生上比較後段的大學比較需要。因為招來的學生先備的知識比較差,比如說他英文不夠好、數學不夠好等等。那另外一類中大銜接課程不屬於知識的範圍,是比較屬於思考方式、學習的方法、學習態度這一類的訓練。以實際教學的狀況而言,學生常會有「上課聽懂,但是考試就不會」的問題,這一類的問題不在於授課時的講解技術不夠好,「你可以講到他完全聽懂,但那不能變成他的,那才是根本關鍵。」他如果沒有辦法透過上課的方式學會怎麼想,他只是跟著你走,完全了解那就不算數,他必須懂得怎麼想,可是他為什麼沒有辦法懂得怎麼想,這是困擾所在!
心理系的先備知識課程,目前已陸續開設;而另一類課程,則需先進行教學診斷,教學診斷完成之後,再編一個試教的課程,並經過調整,成為成熟的課程之後,應該就可以成為正式的課程每年開設。目前,正透過統計學課程進行教學診斷的前置作業,找出問題出在什麼地方。雖然,這部份都還是太技術性,而不涉及基本的思考方式。然而,希望朝這個方向走,然後將「教」跟「學」兩方面到底什麼地方有問題找出來,並尋求解決,而現在這些作為顯然只是一個起步。
 
期許:激發潛力,邁向未來
  就學校整體而言,我們其實是在一個最好的、最有利的一個位置,因為只有我們收到這樣的學生!只有我們收到這樣的學生,我們才能夠接受這樣的挑戰,王老師認為:「就像楊先生(楊國樞老師)說的,他在台大教了二、三十年,來這裡才真正覺得他像一個老師,才開始真正有這樣的感覺。」我們的挑戰包含了幾樣東西:「第一、學生的先備知識不夠,第二、學生的學習動機可能不太好、學習方法可能是錯的,第三、就是他的目標感可能很模糊,他沒有目標也沒有方向感諸如此類的,這也是我們學生特別的特質。」以上這些跟學生的潛能不可以混在一起,一個學生可能先備知識不夠好,可能學習方法是錯的等等,他的人生目標好像不清楚,但是經過調整以後他不見得會輸給別人。所以,更重要的問題在於:學生那種無力感,覺得:「我不成了」。這種無力感會導致野心比較小、動力比較低。王老師說:「學生那種深重的無力感影響他的表現非常的大。而改變這種無力感,激發每個同學的潛能,就是老師的責任了!這是從楊先生立下來的典範,同時也就是我的責任!」
 
    教學獲得大多數人肯定,固然令人開心,然而,王老師則是不改其一貫幽默、理性,謙虛而冷靜的態度,針對「教學特優」分析了一番,他認為目前的遴選制度,其實還有改進的空間。以現在的三級制度,教學特優老師主要是由系推薦候選人,再經過院審查,然後最後校方有一個委員會再去投票的程序。審查時有些相關的佐證資料,但原則上,不論在那一級,因為推舉的人、審查的人,都沒去聽過別人上課,並不是真的很清楚別人上課怎麼做,依賴的只是一般性的印象或者口碑!從這個角度來看,作為一個資深的老師,由於認識的人比較多,也許因為這樣就得獎了啦!
 
  換句話說,教學評量很難求其客觀、公正。客觀的方法也有它的缺點。舉例來說,假如老師們保留了各種教學措施的紀錄,比如,在課堂上輔導學生學習的紀錄,就教學評量而言,當然可以有比較客觀的基礎。只不過,好的老師應該關心的是學習輔導的效果,但至於輔導的時間、地點、次數、方法等等,可能轉頭就忘掉了。一味強調這些記錄的重要性,不免有形式重於實質的感覺。太過分依賴這類記錄,可能會使教學評量失真!這樣看來,目前特優教師的遴選辦法,雖然在某種程度上有其主觀性,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它不是那麼全然的重形式,也許反而比較能獲得某些真實的結果。
 
 
【佛大電子報第18期/2010年7月26日】

 

Copyright from: Fo Guang University
No.160, Linwei Rd., Jiaosi Shiang, Yilan County 26247, Taiwan(R.O.C.)
佛光大學校址  26247宜蘭縣礁溪鄉林美村林尾路160號

投稿信箱:
secretary@mail.fg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