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編輯器:FCKeditor   排版設計:周俊雄


 

校園二三事
 

Facebook Twitter Plurk
首頁>校園二三事> 從童書看性別教育 強化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
從童書看性別教育 強化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

佛光電子報- 從童書看性別教育 強化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

 

社會系多元文化教育課程很多元
 從童書看性別教育 強化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
 
社會學系助理教授陳憶芬/撰稿
 
  當女兒牙牙學語時,就喜歡將她們抱在腿上讀故事書。女兒們特別喜歡公主系列的故事:白雪公主、長髮公主、睡美人、灰姑娘,那種「歷盡煎熬」終能得到「慧眼獨具」的王子真愛的浪漫故事。
 
  這幾年在大學講授「多元文化教育」的課,其中一個主題在討論教育中的性別區隔現象,舉凡教師對不同性別學生是否有不同的教育期待、是否有不同的互動、是否派予不同的班級任務;或者,學校對於男女教師是否賦予不同的工作職責、是否給予不同的升遷機會;甚至,教科書中是否對性別有不均衡的內容取材、誤導或加深刻板印象的插圖等,都是課堂上探討的議題。特別是教科書的內容取材,常常被研究生當作探討的主題。每每看到這樣的文章,就不禁想到:教科書需要檢視,那故事書呢?
 
小紅帽與白雪公主
 
  第一次聽到對童書的評論,來自不同版本的「小紅帽」。據說小紅帽曾有過許多版本(到現在,小紅帽的故事還在發展中,有些也被拍成電影),其中一個版本,從頭到尾都沒有「獵人」的角色,是小紅帽憑藉自己的機智與勇敢,打敗大野狼、救出外婆;不過現在比較為人熟知的版本,當然是獵人從大野狼的肚子中救出小紅帽與外婆。問題是:為什麼這個版本比較「討喜」?是因為「獵人」的版本比較精彩嗎?還是比較符合社會文化中,對女性「非弱即病」、男性「勇敢可靠」的角色期待?
 
  讓我們來想想其他膾炙人口的童話故事(尤其是公主系列)。「白雪公主」是很好的代表,它相當普及,幾乎從五年級的爸爸媽媽開始,一路陪著我們的兒童成長。白雪公主有著怎樣的特質?美麗、溫柔、勤勞──她的美麗,令獵人不忍心下手;她的溫柔,令森林中的小動物們主動幫助她;她的勤勞,給小矮人溫暖的家,令小矮人願意收留她。但另一方面,白雪公主「純潔」得令人無法想像她不曾懷疑為什麼會有人到杳無人跡的森林中兜售髮飾或蘋果;她無法記取教訓,一而再、再而三的受騙;她無法抗拒鮮紅蘋果的誘惑,即使在此之前,獵人已經告訴她皇后的目的與決心,仍無法提高她的警覺。連小矮人都意識到白雪公主身處險境,每次遇險,都是小矮人「救醒」白雪公主。怎麼沒有一個小矮人留下來陪伴我們這位善良得不懂自我保護的公主?因為小矮人必須勤奮地「外出」工作;怎麼白雪公主不到外頭走走,撿撿果子、找找樹枝什麼的,每天待在家裡等著壞人上門?因為白雪公主必須勤奮地「在家」工作「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務分工,以一種「理所當然」的方式,透過故事情節,無須特別言說地傳遞給故事的讀者及聽眾。小矮人與白雪公主都是勤奮的,但小矮人的勤奮僅止於「外出工作」,白雪公主的勤奮則限於「家務工作」,兩種身份、兩種工作場域,有著截然的區隔。
 
  至於王子,生來就是拯救者的角色。暫且不提擁吻棺木中的死者(還是不認識的人),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氣與決心,吸引王子做出這個驚人的拯救之舉的原因,只是白雪公主的美貌。教導兒童不要「以貌取人」的同時,兒童也從這樣的童話故事中體會外貌的重要──我不一定從外觀判斷別人,但我自己還是要保持良好的外觀,才能吸引別人的注意。這個故事中,王子究竟是個怎樣的存在?王子的出現,令絕望轉希望,化險境為福境。他不但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也能擋掉公主所有的麻煩,並給公主一生的幸福。對公主而言,一生幸福的轉捩點在於能否遇到王子,縱使公主有著所有女性的良好特質,她的幸福也不是自己主動追尋得來的;說到底,女性對自己的命運稱不上掌控,只能靜靜地等待與接受。
 
其他的「公主」
 
  灰姑娘,一位受盡後母與姊姊不合理對待的勤勞姑娘,不怨天尤人,且身處逆境,甘之如飴。要不是有仙女教母的幫助,灰姑娘可能連皇宮都進不了。雖說「只要是村子中的女孩,都能參加王子的舞會」,不過很顯然,當天進得了皇宮的「村中女孩」,至少都得「有能力」把自己打扮得很好,連灰姑娘也不例外。村子裡恐怕還有不少跟灰姑娘一樣,每天勤奮、灰撲撲、卻沒有仙女教母的女孩,連皇宮都進不去吧?王子縱使「慧眼識英雌」,卻也只能在漂亮華麗的外表下篩選,這再一次證明「外貌」的重要性,沒有這張入場券,恐怕什麼機會都沒有。是誰說什麼機會均等?這種機會均等,是在某個門檻以上的機會均等;門檻以下的,就別期待了吧!
 
  再一次,女主角扮演柔弱、逆來順受、勤於家務、溫柔婉約、等待救贖的角色;再一次,王子扮演慧眼獨具、鍥而不捨、拯救公主、給予幸福的角色。如果王子不主動尋找灰姑娘,灰姑娘要如何掌握自己的幸福?
 
  不過,這兩個故事僅是公主們的生活坎坷了點,「美女與野獸」或「青蛙王子」中的女主角們,就沒這麼幸運了。她們必須展現出不俗的「品味」,能穿透野獸可怕的外表,直視其良善的特質而愛上野獸;或是忍住所有的噁心,勇敢的親吻青蛙,有這樣的「美好」特質,才能「解除魔法」而得到幸福。如果美女真的喜歡野獸,不在意他可怕的外表,那我們這些「觀戲」的人,何苦多此一舉,定要弄個英俊瀟灑、風度翩翩、年輕多金的王子,來證明他們之間的幸福?如果公主沒有親吻青蛙的「美德」,因此與王子錯身而過,甚至最後只能下嫁給放牛郎,這也並不表示她從此「沒有幸福快樂的日子」。重點是,我們的小女孩們從這些故事中學到什麼?即使對方是兇惡的野獸,也有良善的一面;即使對方是醜陋的青蛙,也有變成英俊王子的一天。
 
  所以,公主們的任務,就是要「忍人所不能忍」、「為人所不敢為」地看出野獸的良善本質,或者,就算看不出青蛙有什麼優點,公主要能信守承諾,如此,才有「幸福快樂」。為什麼王子總是拯救年輕貌美的女主角,而公主卻必須拯救醜陋噁心的男主角?而且,王子總是在知道女主角的姣好面容後才進行拯救,公主卻必須獻身拯救醜陋怪異的動物後才知道男主角的真實面目?女人啊!如果妳不能從醜陋的男性外表下發覺其良善,活該你一輩子得不到幸福!
 
顛覆傳統的故事
 
  不過,漸漸也有不少童話故事,改變了王子公主這種宿命式的相遇。史瑞克的結局就有這種意味,雖然整個過程仍是以男主角拯救女主角為故事軸,不過,得到真愛、解脫魔法的公主,並沒有「回復」美麗的面貌,公主的真實身份,是如同史瑞克一樣的「怪物」。不過,整體而言,這樣的轉變仍然在「王子公主」的脈絡中:不然就是怪物變成王子,與年輕貌美的公主「才子佳人」;不然,就是公主也變成了怪物,與怪物男主角「天造地設」;如果一方維持王子(或公主)的英俊(美麗),另一方維持怪物模樣,說什麼也很難說服大家他們有幸福的日子。不要說「門當戶對」是中國的傳統舊思想,這些王子公主,哪一對不是「配得剛剛好」?
 
  真正顛覆傳統性別角色的,大概是「紙袋公主」了。大火龍擄走王子、燒了一切(包括公主的美麗衣裳);公主用紙袋做了衣服,勇敢的騙過大火龍,走進火龍的山洞,拯救王子。不料,高貴的王子沈浸在他大男人主義的思維中,不但不感謝公主一路上的辛苦與危險,還板起臉說:妳看看妳自己!穿得是什麼東西?全身髒兮兮、頭髮亂七八糟;我不跟妳走,妳回去整理好後,再來找我!紙袋公主最後取消婚約,尋找她的真伴侶。
 
  某種程度上,每個人在自己的王國裡都扮演著王子或公主;每個人也不斷地上演著救人與被救的故事──或許只是一句話、一個舉手之勞──我們帶給別人、帶給自己快樂。我們決定自己的角色與故事,我們追尋自己的理想與希望,這些原本不與性別相關的事物,就應讓它回歸原來的本質;可惜,不容易做到!
 
  性別角色刻板印象決定故事,故事強化性別角色刻板印象。即使有其他故事,到現在,麻雀變鳳凰仍然是成人世界中吸引觀眾眼光的夢幻故事。或許是童話的延伸,是現實的逃離,也或許,這樣的故事帶給人們美好的想像空間。當我們努力修正教科書的內容與插圖、當我們致力於性別平等教育、當我們透過女性影展探詢性別角色的同時,別忘了,這些王子公主、麻雀鳳凰的故事,正以一種習焉不察的方式,強化了我們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
 
 
圖說:社會學系助理教授陳憶芬。(周俊雄/攝影)
 
圖說:東京迪士尼樂園公主與王子們的遊行花車最受歡迎。(周俊雄/攝影)
 
 
【佛大電子報第17期/2010年5月7日】

 

Copyright from: Fo Guang University
No.160, Linwei Rd., Jiaosi Shiang, Yilan County 26247, Taiwan(R.O.C.)
佛光大學校址  26247宜蘭縣礁溪鄉林美村林尾路160號

投稿信箱:
secretary@mail.fgu.edu.tw